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图灵公司

《番茄工作法图解》书评

(首先一个小小声明,我手中的这本《番茄工作法图解》不是自己花钱买的,而是图灵公司送的样书,所以本篇书评的独立性其实可以存疑。) 2010年2月底,我看到 The Pragmatic Bookshelf 上全场五折的活动,就非常开心地去买了久闻盛名的 Pragmatic Thinking and Learning 这本书。正待买单时,想到现在这个全场五折的活动实在是优惠幅度很大,也许应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书顺便一起买了。于是就在他们的新书中浏览,看到了这个我一向很喜欢的技术出版社竟然出了一本讲时间管理的书,于是一下子就很好奇,又去了解了一些背景资料后,就带点冲动地买下了这本 Pomodoro Technique Illustrated(从而正对活动策划者的胃口)。说来也巧,《番茄工作法图解》译者大胖同学第一次读到这本书的原稿还是我给他发的电子版呢。 Pomodoro 这个词是意大利语中的“番茄”的意思。番茄工作法的要义,在于将任务在时间维度上的不确定性分解成固定的“时间盒”(time box),只专注于一次集中精力25分钟。在每个时段都高度集中精力的前提下,用花在任务上的时间盒数量而非完成的工作量来度量成果和效率。以我的经验,这种方法在手边有多项优先级接近的的任务需完成时最有效:通过时间盒的轮换,任务的切换变得规律而有序,既不会因为其它同样很重要的任务而分心,也不会让任何一项任务迟迟不开始。而在有一项任务优先级明显高于其它任务时,例如这一天就只有一个程序要编或一篇东西要写的时候,番茄工作法的功效就只剩下提醒你有规律地工作一段时间就休息一下而已了。其实,番茄工作法不是很像操作系统任务调度中的时间分片(time slicing)机制么? Pomodoro Technique Illustrated 是我所知的最优质的讲番茄工作法的书了,也是我读过的讲时间管理的书中最好的一本。这本书的主要优点在于,不仅讲明了“什么”以及“怎样”践行番茄工作法,还通过广泛的文献引用及综述阐述了“为什么”番茄工作法有效。在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的前提下,方法就从死板的教条变成了自身知识体系的一部分,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灵活运用了。书中全彩印刷的精彩的思维导图及其它卡通风格的可爱插图也为全书增色不少。 我自己在试图“灵活运用”番茄工作法的时候,遇到过一些应该避免的误区。首先,应该将番茄工作法的计时系统严格地仅应用于学习和工作中,而不要试图将休闲娱乐也纳入到番茄钟的管辖范围。我在尝到番茄工作法的甜头后,曾经想用番茄钟来规划自己休闲娱乐的时间,给上网闲逛之类的行为严格计时。这表面上看来很好,但实际却可能会大大消减“番茄钟”与“全神贯注”二者之间的反射习惯。给休闲娱乐做些规划很好也很有必要(例如 reverse calender 的方法就值得推荐),但将它与用来提高精力集中度的番茄工作法混为一谈则可能得不偿失。第二点是,应该对番茄钟之间的间隔休息时间严格计时。我一般习惯在这三至五分钟的时间从座位上起来走动一下,接杯热巧克力或者泡杯茉莉花茶,窗外远望一下。但这段时间如果没有计时提醒的机制的话,很容易一下子就用掉了十几分钟。这样每工作二十五分钟就休息十几分钟的方式自然是超没效率的。所以,我在非常需要集中精力的时候,会严格地每工作二十五分钟休息五分钟,这样时钟的分针和休息或工作的情境就有了严格的映射。 番茄工作法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我发现自己在应用番茄工作法一段时间后,似乎长时间集中精力的能力有所下降。也就是说,每集中精力二十五分钟后,就会自然而然地期待能休息一下,不休息就会觉得精力下降。如果这种现象越发显著的话,那还真是一个挺严重的问题。为此,我接下来打算尝试改变一下番茄钟的时长,每工作五十分钟休息十分钟。不过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还真得试过才知道。 我近些年已经完全不读翻译版的技术图书,一方面是因为中文技术图书市场在品位上存在着较大的滞后,另一方面则因为大部分中文技术图书的翻译质量实在是惨不忍睹。这样读原版书读久了,脑海中针对编程技术建立起的概念体系也都自然地用上了英文的语汇,很多时候遇到中文技术语汇(例如“锁存器”)完全反应不过来说的是什么。 如果把大胖翻译的这本《番茄工作法图解》也看作技术图书的话,这还是我几年来第一次读翻译版的技术图书。我对它的翻译质量的评价是:相当好。我之前读过全书的英文版,且对书中涉及的内容知识体系有所了解。在拿到出版社寄来的样书时,我还特别在留意翻译上的可以改进之处。结果完全没有发现可以察觉到的误译——这根据我对中文技术图书翻译之普遍质量的了解,属于相当罕见的质量水准了。译本的一项贴心之处是,将书末参考文献中有出中文版的书目都标注了中文书名及出版社,鉴于这本书的参考文献列表相当有用,这真的是可以给读者节省工夫呢。 如果非得要从个人角度吹毛求疵的话,我是希望译文的风格能在可意译之处更大胆一些。 例如,本书序言中提到的作序者的妻子“Sia”被翻译为“阿霞”,这一下子就让我眼前一亮,可惜之后的人名翻译没有保持这样讨巧的风格。像是书中每章开头处出现的卡通角色“黄瓜”和“洋蓟”(我之前都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蔬菜啊),若是我操刀翻译的话会将其译成“瓜仔”及“菜头”。 就是这样了。希望番茄工作法能同样提升你的工作效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