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念一首诗给你听

念一首诗给你听 那么就在今晚 趁月色迷蒙 我愿毫无保留倾诉 所有的梦 你只要静静的 静静的坐着 注视着我 像月色一样 构成诗句的背景 让我们 乘着韵脚 飞行 天和海一样静谧 你和诗一样生动 温暖的字眼 吐出唇畔 很浅很轻 很浅很轻很温暖的字眼 只念给你听 其实我费尽心机 写诗 念诗 给你听 只是想 再一次 看见你 专心的面容 (原载于五月四日给忱的信)

行吟诗人

行吟诗人 ——给王小波,也给我自己 我行走于天空 吟唱苦难的大地 只为让黑夜 相信太阳 除了不死不灭的灵感 我那样一无所有 空空的行囊装满意象 我是世上最富足的 行吟诗人

约定

约定   三月十日晴   你我约定   一场没有写明时间   和地点的会面     ——题记 也许你我都是 太害怕失去的人 所以用易碎的诺言 补缀散落一地的梦 也许你我都是 太脆弱敏感的人 甚至不敢约定太多 预告某时某地的怅然 三月十日晴朗的夜 你我认真地约定 一场没有写明 时间和地点的缘 到某个年月的某一天 希望夜空晴朗依然 愿那时春暖花开 让我们面朝大海

白狐

白狐 我从夜中醒来 就看见你 静卧在我的床边 明亮的眼神 有皎洁的月光 我想你的前生幽怨 我愿你的来世繁华 而你无辜的今夜 只是一只 没有法力的白狐 安静地卧着 没有蛊惑 没有伤害 可现在你已走了 甚至没有给我留下 一根可以遐想的纯白 而我至今也未能明了 你是月光皎洁的变幻 抑或我心中的诗句凝成

未写出的情诗

未写出的情诗 我夜夜练笔 在纸上 在心里 如同复仇的侠客练习绝世的剑法 也像射手抚着雕花的弓 可我全然没有 崇高的诗人梦 我只为了在某个将来 为你 为你写一首 不朽的情诗 这首诗 我会贴满全世界 要让一切麻木不仁的他们见识 最纯最真最美最热烈的感情 作为一首诗 它会在天穹上闪耀 它会在诗的王座上端坐 它 还会让一代又一代有情人 相拥着 含着微笑和热泪 在星空下一遍一遍诵读 每读一遍 他们的爱就加深一分 然而第一个读它的人 是你 你在桔红的灯下 捧着我的手稿 捧着我的诗 捧着我的全部 捧着我的血与心 尽管 你只看了一遍 也许只瞥了一眼 但你已铭记了每一字 每一句 因为盛开在我心上的花 从前世的前世 就同样开在你的心里啊 我写过一千首诗 我还要写九千首 九千九百九十九首诗加在一起 是那一首诗的序言和脚注 我写诗的一生 只写一首诗 这首诗记载对你的爱 这首诗超越一切美好